<xmp id="ea2pt">
<ins id="ea2pt"></ins>
<xmp id="ea2pt">
<button id="ea2pt"><form id="ea2pt"></form></button><xmp id="ea2pt"><button id="ea2pt"><button id="ea2pt"></button></button>
<form id="ea2pt"></form><xmp id="ea2pt">
<xmp id="ea2pt"><form id="ea2pt"></form>
<xmp id="ea2pt"><button id="ea2pt"><button id="ea2pt"></button></button>
<ins id="ea2pt"></ins>
<xmp id="ea2pt"><form id="ea2pt"></form>
<button id="ea2pt"></button>
<button id="ea2pt"><button id="ea2pt"><ins id="ea2pt"></ins></button></button>
<xmp id="ea2pt"><form id="ea2pt"></form><xmp id="ea2pt"><form id="ea2pt"><button id="ea2pt"></button></form><xmp id="ea2pt"><form id="ea2pt"><button id="ea2pt"></button></form><xmp id="ea2pt">
<xmp id="ea2pt">
<button id="ea2pt"><button id="ea2pt"></button></button>
<form id="ea2pt"></form>
<xmp id="ea2pt"><xmp id="ea2pt"><form id="ea2pt"></form>
<button id="ea2pt"></button>
<ins id="ea2pt"></ins>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藝術展覽

心相——田智宇書畫展在個山美術館隆重展出

藝術展覽 藝術展覽 2021-09-27 09:49

2021919日下午,秋雨綿綿,由個山美術館主辦的“心相——田智宇書畫展”在北京宋莊隆重展出。共展出其畫集《心相》出版的精品佳作100余幅,展覽同時舉行了田智宇書畫藝術研討會,與會嘉賓紛紛發言,有的贊譽、有的建議,以誠相待,真心交流,是一次非常有意義的藝術交流活動。


展覽前言


觀田智宇畫,可作書觀,其作畫,識畫中之物象如字,隨以書法為之;觀田志宇書,可作畫觀,其作書,識書中之字如畫象,隨以畫法為之。其畫作、書作,筆墨渾然一體,給人以深刻印象。

關于中國畫的筆墨,在上個世紀末有一場大論辯,焦點是筆墨是否等于零。討論持續很久,觀點也頗多,可謂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當時的論辯忽略了一個問題,即中國畫筆墨核心觀產生的原因。

筆墨核心觀原于書法,是融書入畫。試想,如果把論辯帶入到書法,書法業內是決不會討論筆墨是否等于零的,因為沒有筆墨書法也就不存在了。其實書法的筆墨也來自寫生,書法的寫生,是寫生物象以造跡,造跡以傳物象之神。諸如,寫生“屋漏痕”,寫生“折釵股”,這是靜態的;還有動態的,寫生“高山墜石”,寫生“驚蛇入草”,等等。更不可思議,寫生于無形,辟若聲音,有“聞濤聲而書法大進”之說。

當中國畫發展到文人畫,畫的性質產生了根本的變化,強調造跡,忽略造象,許多文人畫家把書法的造跡寫生帶入了畫法,筆墨隨之成為文人畫的核心內容。書法的主體是文字,文字形象縱然來自然物象,但確實不必再與自然物象發生干系,建立以筆墨為核心內容的書法藝術也順理成章。

畫則不然,畫的主體一般被認為是形象,如果放棄寫生自然物象而造象,延用簡化、定格的傳統造象建立以筆墨為核心內容的觀點,就必然要招至長久的批評,尤其是西洋繪畫傳入,其畫理被普遍接受以后。批評歸批評,時至今日,文人畫畫家一直還是在孜孜以求的這樣做,這說明文人畫的筆墨核心觀仍有生機,說它窮途末路,應該是杞人憂天。

田智宇正是這樣的畫家,以文人畫為研究方向的畫家。他善書法,通畫法,更善于用書法為畫法,變畫法為書法。他說,認真研究傳統書法、畫法后,有許許多多感悟想表達,不是我要選擇筆墨,是筆墨要選擇我。

田智宇內向,不善言辭,與人交流或許還有些語話遲。但湖南深厚的傳統文化與青山碧水給了他一股豪氣。結束學業后,他本來可以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及順利的人生,但他毅然放棄,選擇了下海經商,且遠離故土來北京打拼。他有自己的成功失敗,他有自己的飛揚低靡,其中太多太多的炎涼,太多太多的甘苦,或喜或悲,或憂或愁,或恐或驚,一經深思,便催生著了悟,當有了許多多了悟釋然想要表達的時候,正如田志宇自己說,筆墨自己找上門來。用山水人物形象,表達不清楚,用字詞文章語言,更表達不清楚,然筆墨確可以,說清楚這人生在世的迭宕起伏!筆墨寫生,寫人生。

田智宇的筆墨取法,是傳統的,古典的;而他的筆墨表達,是當下的,時新的。

歷年來,田智宇有了大量這樣的作品,如今輯集并舉辦展覽,觀者自能從作品中體會感受他“與古為新”的人生。

——劉牧

研討會現場

冀問:各位朋友各位來賓,值此佳節來臨之際,《心相》田智宇畫展在個山美術館隆重開展。我是藝評人冀問,我謹代表個山美術館對來賓、朋友蒞臨個山美術館表示衷心的感謝。在座的各位都是個山美術館的嘉賓和友人。我們今天來研究田智宇先生《心相》書畫作品。希望大家踴躍發言。在展出的幾十幅作品中,山水、花鳥、人物、書法。大家已經觀摩過了。那我們現在開始研討,首先有請今天的主角——田智宇。

參展畫家田智宇

田智宇:我叫田智宇,來宋莊十年了,是男的;下面,我就請大家多多直言批評。好,謝謝!

畫家陳耕夫

陳耕夫:我跟田老師認識十來年了,每天生活在一起,今天來參加田老師的展覽,非常高興??戳苏褂[也非常震撼,也非常難得。我感覺到了個山美術館有眼光,能收藏到這么多田老師精品力作,難得。因為我和田老師共在一個畫室創作,了解比較多。田老師畫畫,善用文房四寶,能把文房四寶用到極致,這個是田老師一大特點。筆墨紙硯,尤其是紙。他經常去安徽徽州涇縣。不惜重金買好紙,更是不惜重金買好墨。這些作品我全能看得出來。不是好紙好墨,畫不出來這種感覺。作為一個書畫家,能把文房四寶用到極致,是對藝術家作品的一個錦上添花。謝謝大家。

藝術評論家山上山人

山上山人:我來宋莊好多年了,之前也做過一些藝術方面的評論。認識智宇也好幾年了,看到他的作品比較喜歡。因為是中國的文人畫,其實,在現在是比較沒落的時候,但是你像中國畫的山水,包括工筆其實是很昌盛的,像美協這一塊。但是像宋莊這一塊可能自由的藝術家比較多一點。自己搞自己的藝術多一點,也是一個趨勢。所以當我看到田智宇的畫,感覺到中國畫的這種文人氣,文脈沒有斷。他是繼承了這種品質。包括對藝術的追求,這種境界。中國畫現在還是注重這種神似,內在。我們需要有一些學術性的探討。這也是展覽的意義。為什么呢?在座的各位可能都是對藝術界有深刻認知高度的名家。另外我還看到了田智宇的筆墨精神,田智宇在我眼里是值得敬佩的。所以說,這個田智宇的實力很大,但是他一直很低調。我覺得中國文化其實應該推崇真正有文化,有才華的有實力的,文化擔當的藝術家。所以我覺得這個展覽很有意義。

畫家白陽道人

白陽道人:我跟智宇已經認識十多年了,但是以前的狀態和現在的狀態,我以為應該是得道了。一個文化人能進入的自己的思想狀態是很不容易的。今天我和他一起來的美術館,看到他的作品我覺得讓我受益很多。他以前的狀態還是在描繪大山大水,在傳統上一直徘徊?,F在看來已經進入自己的道了。就是從他的筆墨里看出來很超脫。從自己的心性上來說把自己做的很好。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是我要學習的一個狀態。雖然我在道學上走了這么多年,在研究,在探。也秉承著一些文人畫的一些理念,像田智宇他已經有了自己的一個狀態,這也是我要學習的地方。

畫家叢無為

叢無為:我和智宇做了三年的鄰居。我的觀點是中國人學畫畫,大多數是從古人那里來的。不管是從美術館學,畫冊里學,芥子園里學,真正從大自然學到的不多,也不懂。我看了看智宇的畫,本次畫展《心相》,大多數以書法入手,把以書法入畫這種獨特的表現手法呈現出來。這個最能體現他書法用筆的是他的人物,我覺得你應該重視這一點,有前途。

畫家王子虛

王子虛:智宇是一個有趣的人,平時看似語言不多,實際上是有智慧的。你只要打開它的心扉,他是那種妙語連珠的。記著有一次智宇和我說,繪畫,你只要把儒、釋、道三者任何一教修好,你就可以有大成就。他跟我說,我還一頭霧水,思索了好幾天,哎呦,他說的有道理。智宇是一個悟者。同時他是一個善于學習的人,你可以從他的畫中看出脈絡。你比如:龔賢,石濤,還有近人齊白石、黃賓虹都在他的囊括之中。但是他又轉化,這一轉化做的好,特別妙。你這一轉化有了心相,這個心相是他自己的。所以說我對智宇是有期待的。幾天不見他的畫就會想,他畫到什么程度了,會不會又有一個新的氣象了。我覺得智宇可以往前再邁一步,在大開大合一點。比如把構成納入你的畫中。甚至把色彩也納入到你的畫中,可能會有一個新的面貌。這只是我的一個想法,不一定成熟。如果再做一點減法,甚至把構成色彩可能會有一個新面目。我對你還是有期待的。

畫家孫鳴秋

孫鳴秋:剛來宋莊就認識田老師了,很多年了。雖然接觸不多,對于田老師的畫來說,去他家里轉了一圈,看了很多。有一個是難能可貴的,花鳥、山水、人物都包括了,是全面的。在全面的過程當中氣韻是一樣的,那是不容易的,所以我覺得繪畫的題材包容到最后是自己的面貌,是自己的氣韻。比如《心相》這本畫冊里有幾幅畫讓我記憶深刻,《山魂》、《秋韻》、《滿紙荒唐墨》、《獨釣寒江雪》。這四幅畫我印象最深刻,從傳統中來以后還得突破,還得找到整個體系。這條路的面貌相近是不容易的。自己的面貌在整條路里面都是有體現的還在突破,再去往前走,我看出田老師的藝術一直在涅槃重生,出現了很多面貌,面貌之中還有自己,希望田老師越來越好。

評論家賈謬

賈謬:經歷了一百多年的文化的斷層,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傳統文化復興的一個新時代。中國畫呢,它作為我們幾千年來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的一種形式,它不光是個藝術形式。而且它是我們的一種生活方式,所以我們經常說琴棋書畫,一直說這么多年,但是到了今天,能欣賞中國畫的人非常少。我們今天在坐的人都是書畫大家,非常懂筆墨,但是我們到社會上去,能通中國畫的人是非常少的,所以海博每天他都要在直播間中給別人講怎樣欣賞中國畫。今天田智宇老師畫展,他的畫是一個非常正宗的傳統的文化畫,從元四家一直到八大石濤,到黃賓虹、齊白石。剛才子虛老師也講了,還有陳子莊的東西。他就是很全面,可以說是一個傳統文人畫和筆墨語言的學養,非常全面的這樣一個畫家,今天個山館做這樣一個展覽,而且邀請這么多懂傳統、懂文人畫這個筆墨語言的一些嘉賓來討論,我覺得這個活動能讓更多的人就是去學會欣賞中國畫,這是我們現在非常需要做的事情,我覺得這樣的展覽活動非常有意思。

畫家郝中豪

郝中豪:我還記得田老師幾年前的展覽,時隔數年,參加這次《心相》畫展,我覺得田老師作品在像蟬一樣的蛻變,大家說的是田老師的畫,文人畫,傳統畫之類,我想說的是田老師這兩年書法的一個變化,以及他的閱讀量,給他的這一批畫帶來很大的積淀。2015年的時候田老師的作品逐漸成型,但是沒成系統,還有一些稚嫩,但是這兩年我看到田老師對于書法以及禪宗方面的理解,對這些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祝賀田老師這次畫展圓滿成功。

畫家雷剛

  雷剛:我跟老田認識的時間比較長,十幾年了,但是現在感覺越來越不熟悉他了,因為他畫的越來越好了,超出了我對他的理解和認識。他的確在以書入畫這方面做了很深入的研究和訓練。雖然我個人是比較喜歡畫新一點的東西,田老師呢,他是扎根于傳統,但是我覺得,他在傳統方面還是扎的有模有樣,挖的比較深,這條路應該是也能走出一個很新的天地,謝謝大家。

畫家高勝雨

高勝雨:我是從昨天來個山美術館,看到了田老師的畫,總體看田老師書法繪畫的面貌,非常讓人激動,我對田老師不太熟悉,不過作品是作者內心很真實的一個表現,內心怎么想的就是怎么畫的,這是絕對一致的,如果畫的不是想的,那就不叫畫了,更不叫藝術。田老師的作品,我覺得從幾個方面吧,一是師古,他對傳統的繼承是下了功夫的,無論是宋元,明清,還是當代,他繼承的文脈是正的,如果非要定格調的話,田老師這屬于文人畫體系,他的畫給人的觀感是文氣,但是又有一種磅礴的感覺,所以能看出他是一個能粗能細的人。既能放的開又能收的住,這在繪畫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我又看了他的書法,和他的畫相得益彰,他絕對是以書法入畫的,他只有對書法有很深的理解,對中國傳統筆墨有再次的創新,才能表達出這種氣質。為什么我說他是師古,他的山水有陳子莊和黃賓虹的東西比較多,花鳥受陳子莊和齊白石等近現代大家影響,但是,總結來看,他又結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既繼承了傳統,又結合了自己思辨的思想,剛才和媒體也聊了一些,非常好。他的書法和繪畫是一致的,非常難得,既有風度,又有松的東西,這個松很難,比如性子非常急的人,他畫不了松的東西,天天端著架子,放不開,松是非常難得,松又不能散,什么叫游刃有余,就是你手在刀刃上游走但是不割手,不棄不離的這種感覺,非常難得,所以田老師對書法和繪畫的這種結合,非常好。

再一個是師古人師造化,任何一個畫家,必須要師古,尤其是筆墨。如果中國畫去掉筆墨就不叫中國畫了,所以中國畫中國文化是向內取的,不是說形式上不斷的變化。我曾經看臺灣很多名家大家的作品,臺灣對傳統的繼承是非常好的,但是自己的面貌很少,當時我怎么理解的,我說臺灣人不懂創新么,只繼承不懂創新,這對藝術發展是個很大的障礙,后來我才看懂,他們是對中國文化真正繼承,傳統文化這個殼貌似都一樣,從唐宋元明清一直到現在,看中國畫大體上沒多大變化,難道古人就不懂得變通么,不懂創新不懂結構么,是不懂筆力不懂色彩么,他們懂,他們是在向內取,求內在的東西,所以要師造化。山水在于寫生,真正面對大山大水,和古人去交流,就出現新的氣象了。所以說師古人,師造化,得新元,田老師自己也在思辨,現在還處于一個朦朧的狀態,所以我為什么說看到了黃賓虹,看到了陳子莊,這是我看到的繼承,最后還得有一個獨立的面貌,這個非常重要,形成自己獨立的語言體系,這個是任重道遠。田老師最為難得的是他那種消散的氣息,尤其是大寫意,有一種清氣,雅俗,清就是雅,有清氣,有文人氣,有書卷氣,這就是高級的東西。在你的畫能讀出東西來,為什么有的畫看一千年,看不明白,關鍵就是能讀進去,里面能讀出內核來,中華文化就是儒釋道三大體系,你通了一家,你就通了畫了。

我跟田老師今天也是第一次認識,但是田老師的畫給我的氣息就非常好,以書法入畫,非常難得,那種松骨,消散,清氣,都非常好,但是我也提個建議,就是對內容再高度概括,形成自己的一個語言體系,在理論方面再探索探索?,F當代中國不缺個性,就缺內核,我們在強調個性的同時也要強調內在的東西,就是傳統文化,中國畫和西畫唯一大的區別就是一個往內取,一個往外取,我對中西文化做了一個對比,中國文化像餃子,西方文化像披薩,兩個審美體系,披薩外在的東西多一些,中國是你不吃不知道餡,你只有吃了才知道味道鮮美,這個營養豐富,這就是兩個審美體系,所以這是中西文化在起作用,而不是中國畫和西畫的區別,當兩個文化對沖在一起的時候,他沒有等同性,各有千秋,但是也不能說中西合璧就好,如果合不好,也是個壞事情,所以全世界來說,好的藝術,首先具備民族性,田老師在這一塊也是做了很多的探索,現在也是初露鋒芒。畫一定得能讀進去,可賞,可品,可讀,可學,先是走馬觀花地看,但是每一幅畫都能留住人,讓你邁不出第二步,像陳子莊早期,他的畫就是能讓人讀進去,看畫的人和賞畫的人是心靈相通的,古今中外來說,都要承前啟后,承前就是繼承傳統,啟后,又能啟發后人,這是任何一個大師都具備的特質。我覺得田老師未來可期,氣息非常好,非常難道,祝越來越好。

畫家鄭瀚林

   鄭瀚林:我是前天晚上才到的北京,我跟田老師也是第一次見,田老師的作品我也是前天晚上才看見。當時我進來展廳,我在田老師的這個展覽上我看了很多畫,田老師的這幾幅畫都大氣,幾個幅畫讓我的感覺特別深,山水呢,就一個筆精墨妙,這個線條啊,氣很足,很雅。調子很高。我現在就發現我做錯一件事情,我很后悔2016年離開宋莊,我2016年離開宋莊,是為什么離開呢?因為那時候,我認識了徐忠平,主要也是沒有講話。但是那時候徐忠平給我印象很深的,他走了以后,讓我覺得待在這里也沒有什么意思。后來才發現我錯了,你看這些高老師還有這么多個山八友的成員都在這里,那個時候我也不認識海博啊,要是早認識,我早就不走了。所以呢我要重回宋莊,跟這些老師打成一片,我沒有喝酒也不敢多說。

古琴家、畫家魏海波

魏海波:我今天是路過,來個山館看到這個畫展,我剛才簡單看了一下,田老師的畫非常好,很有古意,又有新意,謝謝。

畫家葛振山

葛振山:我發現各位老師都把所以詞匯都講完了,我這沒有什么特別的語言來形容,我和田老師也認識好多年了,這個作品,藝術悟道,古樸,自然,非常的質樸,充滿了濃厚的情趣。非常大氣非常感動。

古中醫傳承人、畫家譚永虹

譚永虹:我剛才聽了那么多,感覺大家把這個古今的筆法都講得很明白了,但是這個東西具體是怎么做得,這需要一個反思,該怎么去入手這是重要得。你說談古今,談中西,談風格,談內求,談外修。這東西是一個方法論,這么怎么辨別古今,從面貌上我要追求一個花樣,田老師的畫給我的感覺很多的都是樸實,很拙很樸實,很本真,和他本人一樣。我看到了很多當代藝術家的作品,確是五花八門,各類的顏色很豐富,但是給我最后的印象就是沒有感動,把我的眼球刺傷了,內心沒有受到一點感動,內心沒有感覺到一點點回味。這是為什么現在的當代、當代很容易膚淺,為什么叫做當代,就是因為他不夠成熟,不成熟才叫做當代。

這個東西慢慢走遠了,他會成熟,所以這個是一個求心得問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向古人求不丟臉,古人有句話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虎穴都沒有進,既然進了虎穴是吧,我一定要抓只小老虎出來,就是一定要有所得,而不是怕進虎穴,虎穴沒進就怕了。這個東西不對,因為古道則是新,古人經驗的東西只能怪自己沒有學好,不要怕自己撞車,永遠不要擔心自己跟古人撞車,跟西方撞車,我們的東西都是雙向性的,我們的思維是雙向性的,那么它永遠都不可能撞車。我們的陰陽轉換,它有陰長陽衰的規律,怎么會撞呢?還有一點就是,我們繼承古人不撞車的方法是,我們站在一個高度去看待古今,就是從傳統怎么走過來,整個面貌過來,不要停留在像上,不要找像。我們要停留在精神上,我們為什么千萬不要找像?因為在找像上容易失望,程序上學得很好,就是我們說得面貌所學,假如我們不找像得話,由于我們只是學習古人得精神,程序沒有達到,但是我們精神達到了,這就是我們的一個方式,我們只學古人得精神,站在一個制高點去看待一個古人,這樣才能有所收獲,這樣才能抱一只小老虎出來。這是一個點,還有就是田老師,我們也比較熟悉,我們經常也吃飯,我們屬于吃飯不在外面吃在家里吃。就探討也比較多,田老師是有追求的人,他自己有追求也不張揚,有很多時候對朋友也很真誠,樸實。這點也是我敬佩的地方,所以我們也會經常聚一聚。他也有想法,他也不是在疫情期間,沒有辦法出去,他也在寫生了,那天我們也談到了師造化得問題,這里他早有所想,師造化,同時把古今融為一爐,等到這個天下太平了,大家就可以走一走了,也可以出去寫寫生了。我也覺得田老師后面會有我們更加期待得東西出現,按現在這個追求下去,在60歲會有一些更多得東西,會更好。這個在哲理上,在尋道得路上,不管做文藝還是做任何一項東西都好,一定要入道,一定不要在我們書法上求書法,在畫上求畫法,這樣不對,我們一定要入書道,入畫道。入道之后才能明白宇宙自然之法,自然會有所獲。

畫家劉薇

劉薇:我和智宇是老鄉,又是我的師兄。像這些作品我之前沒有見過,我原來熟悉的他的山水風格是屬于傳統,但是今天看他的作品,我覺得他在傳統的基本上又往前走了一步。智宇的畫很樸實,不管是花鳥還是山水,很本真,比如像他畫的房子,我一進來看到里面的房子,就開玩笑說,他這房子特別結實,能抗八級地震。他的畫里面透著拙氣,這種拙氣應該說是他藝術的生命力吧,我覺得這一點是我要學的。

畫家大廉

大廉:田老師的作品以書入畫,很有拙味,很好。

策展人劉海博

劉海博:田老師特別有趣,他平時也不愛說話,慢慢吞吞的,這只是他的一個表面,實際他是一位面如平湖而胸有激雷者,我領教過他的車技,也品嘗過他的廚藝,跟他在聊天的當中能知道他對書畫甚至是對書畫以外的很多事情都懂,只是他不想表達而已。我們個山館也非常有幸來為田老師做這個《心相》畫展,這本書上的出版作品大部分都已經被個山館及全國的一些藏家來共同收藏了,很感謝田老師對我們的支持,也很感謝各位師友對個山館的支持。個山館雖然是一家年青的藝術收藏機構,但是個山館的收藏宗旨是:“不看名氣、不看地位,一切用我作品實力說話”。我們就想把宋莊的一些高水準的實力派畫家給推廣出去,讓更多的人來了解、來關注宋莊這群沒有背景、沒有地位、沒有名氣的在野實力派畫家,個山館將會盡其所能,聯合一些有前瞻性的評論家、收藏家來共同做好這件事情。


參展作品欣賞:


參展作品

參展作品

參展作品

參展作品

參展作品

參展作品

參展作品

參展作品

參展作品

畫家田智宇

田智宇,1972年出生于湖南,早年師從湖南名家劉正凡、陳白一先生。2009年,于中國國家畫院書畫高研班學習深造,師從劉牧、曾來德先生?,F主要從事中國書畫的研究與創作。在導師的指導下,早期從沈周、龔賢、石濤、黃賓虹等前賢理論與作品的研究入手,體會傳統國畫的繪畫語言?,F階段遠涉宋元,力圖將自然的物象與內心意象互相統一融合,構建完善的山水畫創作語言系統。

2010年參加中國國家畫院作品展,作品入選國家畫院文獻集,

2011年參加日出日落傳承寫生,紀念吳鏡汀先生誕辰110周年,

2011年參加紀念李立三誕辰110周年書畫展,

2012年北京宋莊田智宇書畫藝術展,

2013年出版個人作品集《田智宇書畫集》,

2013年參加中國職業畫家協會作品展,

2014年參加菩提樹下作品展,

20155月在山西太原參加由三晉文化研究會主辦的一朵蓮花名家作品邀請展,

201510月在雯華堂成功主辦田智宇書畫展,

2016年在北京成功組織主辦北京湖南國畫藝術研究會書法展,

2017年參加云卷云舒名家作品邀請展。

現為中國山水畫創作院畫家,中國國家畫院曾來德書法工作室成員,中國職業畫家協會理事。


相關推薦